连镜

有趣的都看 有趣的都想 希望做一个真正有趣的人

如果数学真的在经济学中占绝对主导地位,那中国早就出产了一卡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究竟什么才是经济学的核心

GPA 3.97 审稿人 SCI

你清每年搞特奖这种幺蛾子,就是让普通学生震惊加惭愧为人的么


日常绝望时默念巴尔扎克泥潭论,又可以坐起来再续叻,只怕有一天彻底沉沦泥潭,毫无救赎希望

一点点温柔,足够我回味一生

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 ,而在萧墙之内也

一到放假周末,寝室就跟活死人墓一样

为何我的室友都是傻x

一定因为我也是

说实话,汤显祖比莎士比亚差10个段位,某些地方就不要再贴金了,谁搭理你呀~

李渔《风筝误》——丑女是没有人权滴

只恐西风几时来,但恐流年暗中换

吃饭的时候有个很好的idea,然鹅要先做作业,马着,到时候来填坑

_(:з」∠)_

——————————————————————————————

马原课上来更新~

洞仙歌

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玉楼春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倚枕钗横云鬓乱。

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初中做古诗文增刊,做到过苏轼的《洞仙歌》,当时题目还附有苏轼的小序和孟昶的原版《玉楼春》。因为正好是在暑假做的题目,苏词的清凉笔调如同仲夏的一个美丽的梦境,深深留在快哉夏风之中。尤其那一句“金波淡,玉绳低转”好像刻画出时间滴答流走的声音,让人又恐惧,又兴奋。

    当时对比苏词和孟诗,觉得苏词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只是改动了字词的长短,放缓了文字的节奏,就勾绘出明月窥人的静谧甜美。但后来时间推移,孟昶此诗在脑海里浮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比抑扬的苏词更有洗脑的效果。或许是玉楼春特殊的平仄节奏导致的,或许是,看惯了文人的风雅含蓄,倒觉得孟昶的诗更加单纯直白而热烈——热烈而真诚的感情可以超越文字的局限性,唤醒更深层次的共鸣。

    苏词代人立论,借老妪之口抒发文人闲愁,孟诗写自己的欢情闲愉,从最繁华的宫廷生活中抽离出来,表达一种普遍的盛夏感受。我害怕炎热,期待炎热之后的凉爽,但又害怕眼前的一切消失不见,年华流转。纠结的心情贯穿了两首词作,也写尽了人对于时光的矛盾感受。

    盛夏无风,只有水月流淌,掰着指头盼望西风飒然而至,可西风真的到来之时,一年又已经过去大半。无论恐惧与否,时间流动都超越人的意志而存在。

    从读过这两首词之后,每年暑假都会回想起来再咀嚼一番。我经历过多少美好的夏夜啊,在东方艺术中心听完德国爱乐的演奏,从高台走下来的时候,风如同少女温柔的笑容,在蓝色的夜空里徘徊。在淮海路上和朋友压马路,风把裙子吹起的时候,我和朋友笑语晏晏。当十点之后,上海的商场逐渐关闭,只有张扬的霓虹灯还在兀自闪烁,留下一大片空白的思绪。

    写东西的时候,北京已经转冷,清晨的狂风吹得人毫无睡意,我急匆匆停了自行车跑进教学楼。去在教室里想,这样的冷风,如果搭配在盛夏该是多么宜人。只是西风盛夏本无交集,在一刻存一刻的记忆,或许是对年华最好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