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镜

有趣的都看 有趣的都想 希望做一个真正有趣的人

只恐西风几时来,但恐流年暗中换

吃饭的时候有个很好的idea,然鹅要先做作业,马着,到时候来填坑

_(:з」∠)_

——————————————————————————————

马原课上来更新~

洞仙歌

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玉楼春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倚枕钗横云鬓乱。

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初中做古诗文增刊,做到过苏轼的《洞仙歌》,当时题目还附有苏轼的小序和孟昶的原版《玉楼春》。因为正好是在暑假做的题目,苏词的清凉笔调如同仲夏的一个美丽的梦境,深深留在快哉夏风之中。尤其那一句“金波淡,玉绳低转”好像刻画出时间滴答流走的声音,让人又恐惧,又兴奋。

    当时对比苏词和孟诗,觉得苏词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只是改动了字词的长短,放缓了文字的节奏,就勾绘出明月窥人的静谧甜美。但后来时间推移,孟昶此诗在脑海里浮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比抑扬的苏词更有洗脑的效果。或许是玉楼春特殊的平仄节奏导致的,或许是,看惯了文人的风雅含蓄,倒觉得孟昶的诗更加单纯直白而热烈——热烈而真诚的感情可以超越文字的局限性,唤醒更深层次的共鸣。

    苏词代人立论,借老妪之口抒发文人闲愁,孟诗写自己的欢情闲愉,从最繁华的宫廷生活中抽离出来,表达一种普遍的盛夏感受。我害怕炎热,期待炎热之后的凉爽,但又害怕眼前的一切消失不见,年华流转。纠结的心情贯穿了两首词作,也写尽了人对于时光的矛盾感受。

    盛夏无风,只有水月流淌,掰着指头盼望西风飒然而至,可西风真的到来之时,一年又已经过去大半。无论恐惧与否,时间流动都超越人的意志而存在。

    从读过这两首词之后,每年暑假都会回想起来再咀嚼一番。我经历过多少美好的夏夜啊,在东方艺术中心听完德国爱乐的演奏,从高台走下来的时候,风如同少女温柔的笑容,在蓝色的夜空里徘徊。在淮海路上和朋友压马路,风把裙子吹起的时候,我和朋友笑语晏晏。当十点之后,上海的商场逐渐关闭,只有张扬的霓虹灯还在兀自闪烁,留下一大片空白的思绪。

    写东西的时候,北京已经转冷,清晨的狂风吹得人毫无睡意,我急匆匆停了自行车跑进教学楼。去在教室里想,这样的冷风,如果搭配在盛夏该是多么宜人。只是西风盛夏本无交集,在一刻存一刻的记忆,或许是对年华最好的态度。

 

 


语昔有故悲

...自己也不是专门读历史的学生,充其量算半个历史爱好者,如何能驾驭这样的题目,五六年前看的东西,如今又能记得多少,不过是一种模糊的感觉,填补了中学历史教育的某些空白,让人对生命多了一点敬意。也让人知道,在乱世中,人命有多么不值钱,无论今朝贵为王公贵妇还是天子人臣,明天都有可能命如草芥,无人怜惜。这样的时期,怎能不让人生出昼短夜长为乐趁早之叹。

选来选去,用了西晋时期的一句诗“语昔有故悲,论今无新喜”作题,语出张华《门有车马客行》,算是他的代表作。如果对魏晋历史有兴趣的人大都对这位博学多才而又结局悲惨的能臣有点印象。在我看来,张华[i]此人算是西晋的不典型代表。说他不典型,因为此人是寒门子弟,和西晋的门阀士族开端格格不入,说他是代表,则因为他完美诠释了身世飘零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是魏晋易代,从秦汉进入中古时期,猛烈社会撞击之下的苍凉。

之前谈到竹林七贤的纪录片,其实央视还出版了一本同名书籍,除了把纪录片里的旁白印刷出来,还邀请了一位教授再写一点魏晋易代的感悟。我记得非常清楚,她选了蔡琰(文姬)、华佗和杨修,这三个人并不是历史舞台的核心人物,却特别能代表那个时期的彷徨不安。蔡文姬出身名门,仍旧逃不过家破人亡,被掳匈奴的命运,华佗千年医圣,却难以医治人心的猜疑,死于牢狱,杨修更是被聪明误了一生,逃不过家族的印记,逃不过性格的烙印。当然,他们的生命的关键人物都是曹操(挺巧),一个人能够决定那么多人的命运,可他自己仍旧逃不过篡位-被篡的回转。

如果让我来选魏晋这一大段时期的三个非核心代表人物,我可能会选张华、刘琨和刘牢之[ii],可能会更加偏爱悲剧人物。倒不是说悲剧人物高大全,而是他们的人生可能浓缩了更多人的经历,组成一个个片段。张华经历了魏晋易代,西晋虚盛的时期,以及八王之乱,刘琨见证了永嘉之乱,从前期的金谷园游手好闲的贵公子到最后承担起命运的责任,哪怕做得不够好,也担得起一句百炼成钢。而刘牢之更是东晋北府大兵人生传奇的标配版(顶配版是刘寄奴同学),一而降再而叛,反反复复只求生存。他们的人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如果有,也早就被乱世洪流冲走,只能一步步试探着,走错一步就再无回头之路。

看历史,究竟能有怎样的收获。大一的时候我选修过一门中国历史,老师布置了不少阅读书目,却终究磨光了我对历史研究的一点兴趣。说白了,我只是求个故事,在他人生命的镜子里东看西看,如果有一丝悲伤的基调能给的也只有同情。我曾希望喜欢的历史人物再少一点,以便采取更加公正的态度看待成败得失。我曾经拼命让自己收起对张华的同情,分析他在宫廷政变里的懦弱轻信,课最终发现实在难以忍心。我不是历史系的学生,不求真知灼见,不求高高在上地评判,只是想看看他人生命里的苍凉底色,给予千年之后的同情。

魏晋是一个非常悲凉的时代,作为普通人,或许只有一些特定的时候会亲近这种苍凉无力之感。经验教训,其实难以总结。对于历史波涛中拼命挣扎的人,我们能报以的只有同情。

凄凄声中情,慊慊增下俚。
语昔有故悲,论今无新喜。

 


 


又是中秋

中秋快乐!愿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平安顺遂!



与君初相逢

    第一次了解竹林七贤,还是在我预初的时候,那时自己从小学过渡到初中,难以适应更加激烈的学习环境,整个人的性格猛烈改变,从小学的烂漫开朗变得阴郁易怒。学习上的不适应扩展到生活上的方方面面,渴望着有所改变,又不知从何改起,唯有一丝丝的情能打动我,所以说,偶然的相逢带着更多的必然性。那段时间我挺爱写日记的,不怎么写身边的事情,倒是饶有兴致地把喜欢的人事记录下来,再点评一番。同样是预初的一年,我遇见了未来十年很多喜欢的人事。仙剑、轩辕剑、魏晋南北朝史、明史,都是那个时候就喜欢上的。其实到高中兴趣点反而不多了(我可能再无那样的闲愁去看别的世界),同样也有过犹豫阴郁的时候,那时我喜欢上了拿战,希望借此鼓舞自己奋力向前。所以,人生每个阶段的相逢,与其说遇上的是他人,不如说遇上了另一个次元里的自己。

    思前想后,用了“与君初相逢”做题,来表达阔别十年的感喟。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翻字典翻到王戎的名字,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就进一步查资料,看到他是竹林七贤中年纪最小的那个,由此真正进入竹林世界。当时看的第一本书是上海图书馆借的一本简介书,内容不深,只是把七个人介绍了一遍。其实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央九套的《竹林七贤》的五集纪录片,尤其是最后一集《余韵》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里面的旁白至今我都能背出来,那一声山阳竹笛声成为永远抹不去的绝唱。我还曾经用尽方法查询《余韵》的bgm,可最终也是无果而返,直到很后来有一个回答说,那真的是牧童短笛,无调可循。

    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他们七个人,从年纪最大的山涛(205年)出生,到年纪最小的王戎(305年)去世,期间正好一百年。这一百年是波澜壮阔的世纪,经历了东汉-三国-西晋三个大的时段,尤其三国又是那么跌宕起伏,和金戈铁马的战事相比,竹林七贤的故事又有另一种风味。喜欢往往源自怜惜。我曾经怜惜过嵇康的人生,幻想过三千太学生跪在刑场为他求情的情形,也曾无数次听着《余韵》里的那段牧童短笛一起背诵《思旧赋》。向秀闭门思过数月,最终走出山阳竹林,随着他的那段投降自白,竹林往事正式告一段落。

    三国历史,其实我更喜欢后半段,有的时候会跟别人开玩笑说,我就是喜欢看到大佬退场之后的一地鸡毛。当看到刘禅的乐不思蜀、司马衷的愚蠢痴傻、八王之乱永嘉之乱的恐怖残忍,都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和震撼。像是之前牟足了劲起高调子,最终难以为继疲软下来,历史已经从高处走向低谷。繁华褪尽之后的凌乱,让人心疼心怜。竹林是安静的,但不能忘记,山阳竹林处在洛阳的核心圈,它本来就处于“出”和“入”的暧昧地带,能守住的只有本心。我也不认为这七个人是隐士,真正的隐士空老泉林,不会有名传扬,能留下名字的一定是有所希冀。其实他们的性格差距也很大,嵇康阮籍和山涛王戎几乎处在性格光谱的两极。

    情到最浓处,才写下了预初的那篇文章。当时也没指望能拿奖,不过是满腔柔情无处可诉,借了一张竞赛卷子找人倾诉一番。当时特别喜欢百度百科“广陵散”词条的最后一句话“千年后重听此曲,不能不念及聂政,不能不遥想嵇康”后来老师把卷子退回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没拿奖。失落之余竟有一丝自得,我所爱的东西果然难容于世。秋风萧萧瑟瑟,正是十月的悲伤之时,当时家庭也发生一些事情,故而觉得初一的秋天尤其寒冷。站在地铁站台等车的时候,呼啸而来的车厢带来了寒风,晕开一整天的悲伤犹豫。曾经多么希望有一片隐居之地,寄放脆弱的心灵,却没想到心灵越来越强大,到最后竟慢慢忘记了这段不愿回想起的时光。另外一段故事,同样也是来自预初的谷底,但是随着快乐的时光越来越多也抛之脑后,只有初三的偶然一瞥,才再上心头。

    我很讨厌(你没看错)纳兰的一首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因为这句词把人生更多美好的东西否认了。确实初见美好,但我更喜欢深入的了解,哪怕到最后失去最开始的幻想,哪怕到最后已经失去当初的喜爱,也不后悔多了解。我想看到的是真正的他们,而并非别人涂饰的图腾符号。他们或许不清高、或许不厉害、或许有着这样那样的猥琐,但终究是真实坦荡的人生。从这点来说,嵇康和王戎本也无高下之分。就算日后秋风散尽,竹叶飘零,都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就像原则上,那七人并非同道中人,不过携手同行过一段路程,就像如今,我已坦然接受不再喜欢的事实。感谢曾经相伴的灰暗日子,感谢想象中竹叶青青艾艾的样子,不悔与君初相逢,亦不悔与君终别离。

    

 

 


大二题记——希望对得起一年后的自己

我居然大二了!可我总觉得自己还在初二... 喂,醒醒!

也不说虚的了,学一天不愧一天,过一天有一天的快乐

托福上110

gpa 尽力吧 _(:з」∠)_

做个srt

学法语

参加校歌赛!

对身边的人再温柔一点,珍惜所有的缘

还有,继续喜欢你,大约来年暑假就能见到不一样的你【虽然也是ooc的】

我想看漫天大雪,哪怕不是应天府的琉璃色,还是想看【看,这是你打下的江山的蜜汁错觉】

三生附着的意义太多

不如做个朋友

延禧攻略不靠谱测评

元春死的不冤啊,作为妃子整天愁眉苦脸,不能使皇上开开心心,工作不称职当然死路一条 (手动doge)

喜欢延禧的配色,可以跟着学学色彩搭配

你明喜欢大臣内斗,某清喜欢妃子内斗,都差不多,无限内卷而已

人间韶光几度,莫负好花好景——细评仙三、三外中的寂寞萱卿

七夕贺礼,认真写一篇游戏长评,送给仙剑游戏系列我唯独喜欢的两位角色,徐长卿和紫萱。

仙三的主题是轮回,飞蓬、龙阳、景天的三世轮回为明线,可谓是荡气回肠,在剑冢的铸剑选择为这段轮回转世做出最后的注脚,无论选择谁跳炉,都是对前尘往事的终结。在此之后,景天的命运彻底归属自己,前世的情缠完全化为今世的万千情思,再加上前世好基友重楼的帮忙,最终的完美结局众望所归。

而仙三的女三号以及男二号,紫萱徐长卿则为“轮回”这一主题添上晦涩的副线。值得注意的是,在正统结局中,紫萱不再入轮回,而本该27岁丧命的徐长卿迅速成仙,也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入轮回,起于轮回的三世纠缠最终摆脱轮回,这样的结局对于一直期盼违背命运而行的紫萱姐来说,无疑来的有些苦涩。之前看到别人说,五大结局中紫萱结局虽然悲苦,但所有人在冥冥中都摆脱了自己的宿命,我觉得有点道理,但我那一版是重楼专属结局,所有人性格OOC严重,就不谈这个结局了,以下都是对仙三完美结局以及三外的剧情作出的感评。

越来越觉得紫萱要的不一定是那个人的情,而是摆脱寂寞。紫萱爱上第一世那人的时候,已经一百多岁,对寂寞已有了很深的体悟,可惜那人已有婚配,两人不得已而分别。

第二世是理解紫萱行为的关键。第一世的情况很多人都能理解,因为不能相守所以期盼重逢,加之紫萱有漫长的寿命,完全可以选择再来一次。这一世,对方是安溪太守林业平,紫萱逃离了白苗族大祭司的职务,和他真正做了夫妻,并生下女儿林青儿,和丈夫度过了几十年光阴,照理来说,应该满足了。前几天看仙剑官漫《忆相逢》,紫萱的曾孙女李忆如和韩仲晰只一起生活了六年,最后李忆如为了小蛮健康成长而坦然牺牲。这样的结局明显更符合玩家对于女娲族人的幻想,她们深情而往,又充满母性,牺牲是他们必定的结局,毕竟不牺牲无仙剑嘛。而紫萱的选择未免有点可怕,刚刚生下青儿就封闭灵力,强灌傀儡汤,让青儿在襁褓里待了六十年,而细思极恐的是,林太守居然同意了这种行为(那首写给青儿的词)。我倾向于理解成,林太守未必愿意,但是遵从了紫萱的意思。紫萱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她决定的事情无从更改,第一世离开爱人,第二世封印女儿,第三世牺牲封塔,她有自己的一套准则,理智而疯狂,自私而忘我,而她爱过的三个男人从来无法左右她的选择,说得难听点,从来没读懂过她的心,只能遵从她的选择。这种恋爱模式,在仙剑系列尚属唯一。

紫萱是仙剑最寂寞的角色之一(后期是拥有她灵力的老徐),在旅途中她的话很少,却往往是关键,她满怀心事,却无人可诉,唯一了解所有计划的傀儡婆婆无法给她正面回应,只是一味地埋怨她的心狠,心爱的徐长卿对她的愁思毫无感应,忙碌于蜀山事务。小天雪见还是孩子,又怎能体会她的意乱心慌。印象特别深的是,紫萱试探着问徐长卿,如果水灵珠怎么也找不到该怎么办,木讷的长卿自然是回答一定要找到云云,紫萱失望惆怅的神情溢于言表,但她很明白,这不能怪他。从蛮州女娲庙回来的紫萱已经做好最后的准备,在寂寞中诞生的感情,最终消亡于永世的寂寞,幸好,还能为心爱的人做点什么,让他完成最想做的事,不过这又是另一端悲剧的开始。

紫萱到底在追求什么,是感情吗?不是不明白轮回转世之后早已物是人非,不是不明白违背天道的纠缠得不到正果,只是太害怕寂寞,更愿意在追求中忘记时间流转。其实,她为了徐长卿奔走的二十七年,就是和寂寞抗衡的过程,帮助长卿得道成仙,则是希望得到永生的陪伴。(虽然我觉得紫萱阿姨偷窥长卿小盆友这么长时间蛮恐怖的,楚门的世界既视感)说的再简单一点,紫萱害怕的是独自一人+无依无靠,在为长卿炼水灵珠的过程中,她是有目标的,其实并不孤独,想来应该是紧张并快乐的日子。我也挺想知道,紫萱究竟是怎样看待这一世的徐长卿,会不会掺杂了母子、情人、丈夫、朋友的多重况味,和景雪式的纯爱已经全然不同?

紫萱太不同了,她想要的东西太永恒,又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与之类似的有轩辕剑三的卡玛,作为爱神,同样不断寻找爱情,以此来逃避对寂寞的无尽恐惧,遗忘天界的记忆,但不同的是,卡玛更“勤劳”一些,没有指望一个人能做到永恒的爱,所以不断地换人,只求一时一刻的忘怀。然而,卡玛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个“附着”式的人物(人家本来就是守护精灵orz),而吊死在一棵树上的紫萱反而有点独立的意味。这可能和游戏里面具体的细节相关,紫萱完全可以脱离长卿行动,她依靠“那个”那人追求的是很虚层面的保护,外在的东西她可以自己搞定。

和一个爱人相守千年,有那么快乐吗?我不这么认为。海底城里溪风水碧共同赴死是个很有趣的主线剧情,当年第一次玩我觉得很有可挖的地方。海底城火山爆发,天界派人捉拿,以溪风水碧的神魔之力,未必只有共同赴难的选择(溪风提议去魔界)。尤其是对话中溪风明显的不愿意不舍得和水碧的坦然满意形成有趣的对比。死后可以复活的溪风更害怕失去这段感情,而死后入轮回的水碧却表达出,相守千年已经知足了。请恕老夫,大胆推想,两人的感情哪怕没破裂,却也没有新鲜劲了,水碧如此聪明的女子,很明白好聚好散的道理——该结束了。这段剧情对紫萱肯定是有触动的,同为神女,同能追求永恒,水碧在紫萱心里成为正面典型,提醒着“情”的复杂深邃。所以最后在锁妖塔前的水灵倩影,能够适时成为长卿(和重楼)无尽的心伤,在某种程度上,紫萱和她的追求已成永恒。这一段两百年的寂寞与喧闹走向终点。

紫萱活着的时候,长卿未能理解她,给予的爱和关怀太木讷谨慎,而十八年的孤枕难眠才真正让长卿体会到紫萱的寂寞。很难说,我先喜欢紫萱还是徐长卿,或者我本来就把他俩作为一对特殊的CP看待。从世俗的角度看,长卿真是个不错的男人,能力道德没话说,该尽的责任,该付出的感情,一样没有少,但大家总觉得少些什么,乃至老徐成为历代最不受待见的男性角色。可能细想的玩家不多,但大家本能地认为,老徐有亏欠。亏欠什么呢?他亏欠的是紫萱需求的最高层次的永恒感,但这玩意儿谁都给不了。

爱情是对给予我们快乐的人的热烈感激,爱情是人类排遣孤独的短暂慰藉,仙剑中的爱情更是一切故事的源头,可惜有些东西是爱人给不了的。

记得三外徐掌门怀念紫萱的场景,二人畅游长江,在船头紧靠相依,紫萱流露出难得的快乐,老徐也表现出仙三中难得的人情味,私认为可以列为仙剑最经典的画面之一,只可惜那时候长卿不懂紫萱,而紫萱太懂长卿,他们中间横亘了太多无奈和空白。直到十八年后的藏经库里,老徐彻底理解紫萱,这个画面才消除了虚无感,在回忆中的情,成为最真实的爱。

老徐和紫萱的爱有时差,不是三生,而是十八年。

玩过这么多游戏,看过不少言情小说,可唯独打动我的只有萱卿之恋,这是一段非常值得回味的感情,甚至有可能超过了王阿姨本来的构思,写出了一点超出仙剑惯常情感体系的严肃思考。我从没觉得紫萱矫情,追逐一人,只是敬佩和怜惜这样一个独立的女子,理解她的寂寞与执着,认为所有的决定都是她成熟考量的结果;我从没觉得徐长卿薄情,只是欣赏和同情这位特殊的男二号,十八年前他处在极度不对等的感情天平上,十八年后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寂寞像水灵一样,从紫萱移到长卿身上,谱写了人性中的恐惧、执着和理解。这么说来,仙剑有一对这样的情侣就足够了,况且以仙剑现在的笔力,几乎不可能再构建一个让人深思回味的故事,始于情,终于情,以寂寞填补所有空白。

苍茫蜀山觅仙踪,挥剑试问情。

人间韶光几度,莫负好花好景。

前世约,今生盟,翻覆六界,啸聚五灵。

舍却三生石刻,补情天,再塑苍穹。


值此新春佳节良辰美景之际,祝我爱和爱过的CP,情定三生石,前程无君影

爱情的唯一秘诀就是逃跑


Day2 最近在看的一本书

《水经注》
水为柔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