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镜

有趣的都看 有趣的都想 希望做一个真正有趣的人

flag已碎

心情迷惘 先放上来吧 有空再加

现代巴黎梗(感觉完全是流水账,去年立下的去荣军院的flag已碎,只好来写一篇伪全员)

无题

八月巴黎,上午的阳光早早的倾泻在巴黎城区,在有树荫的地方还有浓郁的凉意,而被太阳折射的地方已经蒸腾起滚滚热浪。

波尼拎着电脑包走在路上。“今天高师的课都排到了下午,总算有点时间休息休息。哦对了,上午把数学卷子出完。这帮小伙子居然嫌我出的卷子简单,以为我不敢加难度吗”波尼教授默默的想着,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快步走向街角的“半岛忧郁”咖啡馆。

“早上好啊,波尼先生。今天也是黑咖和黄油面包吗?”店主苏尔特热情的招呼道。

波尼答应了一句,就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来。打开电脑,有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法国三军总参谋长辞职了。据《世界报》的消息,这是因为新任总统为了裁军费和总参产生了剧烈冲突,总参愤而辞职。

波尼靠在松软的靠垫,不住地玩味这条新闻。在刚刚过去的大选中,他和朋友怒气冲冲的说:“现在的法国都怎么了,为什么居然会搞出这种候选人!”为了表达内心的愤怒,他还特意到投票站投了一张白票——他不喜欢所有的候选人。果然,他们没让他失望。

作为军迷,看到总参辞职、军费裁减,他总觉得不舒服。似乎有一种渺远的心绪牵连着。看着新闻里落寞的总参,他有点同情,不过,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尔特先生在此时送上了咖啡,看到电脑里的这篇新闻,也忍不住驻足看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略带嘲笑的口吻说道:“一切总是为了法国的。”

波尼没说什么,只是冲着店主笑笑致谢,随即关掉新闻页面,打开了昨晚出了一半的试卷,开始工作。

“嘿,路易,听说数学系又多了几个转系的名额。”转角处有个年轻人略带神秘的对同桌说,“我想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数学系的吗?”

“德塞学长,我确实想学数学,可是工程专业……我母亲希望我早些出来工作,您知道我家情况的。”达武一边写着实验报告,一边有些局促的回答德塞。

“哦,是这样啊。不过机会难得,想当年我也是转系才去数学专业的,我想你会很喜欢数学系,尤其是高师的那几位教授,我保证他们比工程的老学究们有趣多了。您知道的,数学总是所有学科的基础。”

波尼听到他俩的对话,悄悄的打量这两个年轻人。那个被唤作路易的年轻人,戴着厚得发腻的眼镜,穿的朴素甚至有点不修边幅。这让一贯西装笔挺的波尼微微皱了眉头,倒是那位“德塞学长”清清爽爽,犹如春风拂面,让他印象很好。

“波尼教授,没想到您也在这里。您昨天让我批的作业我已经全部批好了,已经放在您办公桌上”助教贝尔蒂埃推门而入。贝尔蒂埃是波尼在意大利出差的时候认识的研究生。明明数学水平挺高的小伙子居然迷迷糊糊地被打发到意大利留学,这让爱才心切的波尼教授不禁心生怜悯,就这样把他从意大利又拖回巴黎做自己的助教。不过,上了波尼这条黑船,贝尔蒂埃可是叫苦不迭,波尼恨不得把自己活活献祭给数学女神,不分昼夜的压榨劳力,而那帮小年轻个个心高气傲,哪里把自己放在眼里。上下夹击,贝尔蒂埃时常有种已经去见拉格朗日的错觉。

贝尔蒂埃推推镜框,突然想起来:“拉纳没做作业,我昨天收作业的时候,他还试图向贝西埃抄答案。”

“所以最后还是没交喽”波尼轻啜咖啡,“别理他,越理他他越起劲。”


评论

热度(1)